仲夏

脑洞

看啊


临安再安:

    我有阴阳眼,不是虹膜异色症,就是最一开始说的阴阳眼。


  从小见的神神鬼鬼比人还多,好玩的就是每次去鬼屋都要指一指扮鬼的人身后说,你和你后面的人学学。啊,不对,是和后面的鬼学学。


  噗嗤,吓他个半死。


  我第一次意识到我和别人不一样是在某年的冬天,爬起床打着哈欠给我妈抱怨昨天晚上那么多人好吵啊。在我妈一脸这孩子睡傻了的表情下吃完饭背着书包上学。


  但是我真的看见了。


  本来就拥挤的街道,更是水泄不通,我左右闪躲,如同游戏里的原地左右横跳,但是依旧免不了撞上别人的命运。


  我穿过去了,我碰不到他们。


  这在一个幼稚的小学生眼里是天崩地裂的效果,也直接影响到了我高考政治哲学部分的得分。


  我坐在地上抖着嘴唇,所有人都盯了过来,我“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旁边的一个人,啊不,一个鬼,扶了扶眼镜撩起他的长袍子半跪下来想拉我,穿过我身体的手臂让我的哭声更上一层楼。


  所幸班主任路过,抱着我去了学校,我顺带还赚了一天假期。


  到了晚上,我听着外面窸窸窣窣的声音,躲在被子里不肯出声。


  回家的时候看见那个穿着长袍带眼镜的人呆呆地站在我房间的飘窗前。也可以说是,飘在我房间的飘窗前。


  在我哭闹一晚换房间无果后,我偷偷把芭比娃娃做饭的小刀藏在枕头底下,准备着和他拼个鱼死网破再英勇就义。在一边幻想我的表彰会一边偷摸摸哭的时候,我听见了他的声音。


  只是简单的问了个好。


  我缩在被子里哆嗦了一下,连哭都忘了。


  “你不用怕我,我子时便会离开。”他的第二句话让我钻出了被子“什么是子时?”


  “用洋人的说法是晚上十二点。”


  “什么是洋人?酸奶吗?”


  “……”


  我清楚看见他挑了挑眉头,识趣的没再问,抹了把眼泪,瓮声瓮气的开口:“你们都是十二点离开吗?”


  “嗯,我们都是已经死了的人,今天回来看看。”


  “那你为什么要来我家?”


  他没理我,继续看窗外。我等了好久,等到因为流泪导致酸涩的眼睛不得不闭上的时候,又听见他开口“你将被子盖好,省的睡了着凉。”


  我眨眨眼,看着他慢慢消失,突然问了一句:“你明天还来吗?”


  “明年还回来。”


  在那之后这就成了我们共同的秘密,当然,我说出去也会让人觉得,好好的女孩子学习学傻了。


  每次他都会带新奇的玩意儿过来,比如一朵彼岸花,一捧黄泉沙,或者一团跳动的鬼火,甚至有一次带了我因为上一年沉迷阴阳师而一直念叨的黑白无常过来玩。


  我也便知道了更多,比如他是个老师,比如这里曾经是他在的学校,再比如,他为了保护两个学生被开枪射杀。


  我开始拼命学着历史和语文,因为他说他是国文老师,就只为了一个晚上的畅谈。我还是蛮喜欢这种感觉的,一句“来了”和“我走了”预示着开始与结尾,中间天南海北的胡侃,甚至有一年因为压力过大我在他面前哭着灌下了三听啤酒,第二天被我妈指着易拉罐骂了一顿,emmm是我过于激动忘了他是个鬼。


  再后来,我告诉他,我要走了,这边会拆迁重建。


  他一个晚上没说话,我也没说话。


  临走的时候,他把手放在了我头上,虽然也只是一个虚空的动作。


  “我日后,怕也是过不来了。”他笑了一下,“魂魄也是有年岁的,执念消了,我就该离开了。”


  “你有什么执念?”


  “海晏河清,天下太平。”


  “……这不是早就了结了?”


  “还有回来看看学校在不在。”


  “……你能说点现实的吗?”


  “我本身就是鬼,要什么现实?”


  “……”


  “噗!”他笑了一声,又伸手点了下我的额头“长大了。”


  我愣愣地看着他,在十二点的钟声敲响的时候栽过去抱住他,却一下子扑到了地毯上。我撑起手臂,看见他做了一个拥抱的姿势,破旧的长袍上干涸的血渍也在发光。


  再然后,我依旧会在那天遇见各式各样的魂魄。


  此地,为建康,为应天,为金陵,为南京。


   谨以此,纪念残酷岁月中的不朽与坚守


  

【挂人!!】别人惨痛的真实经历被你“借梗”,你良心不会痛吗?

珍娘:

随手一发


羽蓝ky: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司里里:







打扰了,请听我说完,求你们。
这不是简单的抄袭,因为原贴是楼主的亲身经历。
大家也许听说过戒网瘾学校,看过相关的新闻,知道里面是怎样的人间炼狱。
原楼主在里面,经历了可谓惨痛的折磨,在那样暗无天日的地方,和一群年纪相仿的少女,在重压下生存,抗争,逃亡。
她离开后,顶着重度抑郁症,将这些记录到自己的帖子里,也是为了警醒其他人。
而一位所谓“作者”,却将这些惨痛的经历,不经原楼主同意,当做“梗”写进自己的小说里,并以之获利。
“作者”苏尽欢,我只想问你,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那些故事,是原楼主血淋淋的经历,不是促进你小说男主感情的梗!
那些小姑娘,是和原楼主一同患难,在绝境中相互支持的朋友,不是你小说中几个无关紧要的女配!
那些用盆吃饭,靠脱衣服胡搅蛮缠才能躲避毒打,逃出又被背叛抓回的绝望,是楼主在那个惨无人道的地狱中的挣扎,不是你小说里炒热气氛的调料!
那是原楼主的伤口!是原楼主流的血和泪!而不是你可以用来娱乐大众的小说!








苏尽欢,你自认为是个作者,但是作者,首先得是个人!
什么叫人道?什么叫尊重?什么叫别人的人生权益不可侵犯?
我告诉你,这是做人最基本的东西。
有些经历,是不能拿来娱乐的,有些故事,是不能开成玩笑的。
你这样的行为,和那《二十二》里的老奶奶做表情包有什么区别?








这是一笔陈年老账,为什么现在又翻出来?因为你还想出个人志。
原楼主在两年前你的文刚完结的时候就找过你,那时候你已经拿了稿费,吃了这口人血馒头。楼主让你道歉,你也发了。
可是现在,你悔改了吗?你没有!你还想继续赚这笔钱!
你可以删微博,禁言,拉黑,
但是,你记住,人在做天在看!
拿这笔钱买的东西,我怕你吃着噎死!








现在我真的后悔自己平时太懒没多写点文,多攒点关注。
加了几个我比较常发文的tag,打扰大家了,真的抱歉。只是我真的想不到别的办法。
我只是个没什么影响力的普通人,和原楼主一样,没有关注,没有粉丝,只有拔刀相助的路人可以帮她说话。
列表的小可爱们,我希望你们能帮个忙点个转载。让更多人看到这位“作者”恶心的嘴脸。
求你们了,谢谢!








————————————————————————
原贴地址我附在评论里,那本侵权的小说叫做《差生》,作者微博@苏尽欢_吃货一号线





珍娘:

阿锦:

挂人!!!(p10血腥注意,请勿引起不适)
这种人简直太过恶劣了,我不反对专业的让野猫安乐死的行为,可这样的举动,简直是心里变态!那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大家可以看一看他的言行,肯定不止一只猫咪遭到了毒手。还有他说看日漫就是汉奸,就是日本人……我TM……我这就……让他红!!!请大家积极转载!不要让这种人继续了……
占tag真是抱歉了

珍娘:

世上都少有这种悖时砍脑壳的东西

双色茧:


【转载】《中国虐狗虐猫图鉴》(2)

图片数限制,了解前续请移步(1),后续请移步(3)

如果喜欢短漫可以去关注作者微博
@黄一刀有毒

千叠水重:

并没有什么。:

【图片可能引起不适】
这个事情我竟然不知道怎么说起。
五天前我捡到了一只三花奶猫,远远看着肚子下一坨红色的,走近发现是内脏露出来了。
当晚送医,医生说极大可能是人为,同时全身有多出损伤。当时眼泪都快下来了,她叫的很大声,也愿意吃东西,是很想活下去。
第二天安排了手术,切除感染部分。
这两天已经在恢复了,而且应该恢复的还不错。

我本人和闺蜜 @皮皮仙女菇 ,给她付了手术费和住院费,稍有些吃力,想请各位帮助一下。

为什么不知道怎么开口,因为lof上大家都是因为一个共同爱好或者cp真心实意交往的朋友,我不太好意思麻烦朋友,但是小猫现在情况确实还没脱离危险期,随时会面临二期手术。

如果您有时间,恳请点击一下链接。更多详细情况和账单都写在里面了。

真的,非常感谢🙏🙏🙏

小咪医药费筹款

不落虚:

太可恶了!!

珍娘:

阿锦:

挂人!!!(p10血腥注意,请勿引起不适)
这种人简直太过恶劣了,我不反对专业的让野猫安乐死的行为,可这样的举动,简直是心里变态!那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大家可以看一看他的言行,肯定不止一只猫咪遭到了毒手。还有他说看日漫就是汉奸,就是日本人……我TM……我这就……让他红!!!请大家积极转载!不要让这种人继续了……
占tag真是抱歉了

(all)Omega达康书记 4-5(内有赵李自行车)

果果:

好像我的自行车被屏蔽了,哭/(ㄒoㄒ)/~~ 


无逻辑,无常理,有ooc。


4和5一起再发一下。欢迎给我留言哈。我车技不好,还没拿到证,多包涵


第一次用简书,试试灵不灵。




正文




沙瑞金说是要看看风土人情,李达康心里想着:“看个P,这种商业街长得还不都一样?”面上却也无法拒绝,捧着奶茶埋头跟在他身后。


“达康啊。”沙瑞金走了一阵后忽然停下,李达康脑袋晕沉沉的一时还真没反应过来,就这么直直撞上他的后背,鼻子都快撞歪了,奶茶则整个泼到了他的衣服上。那隐隐的信息素又飘了过来。


“你怎么也不看路?没事吧?”沙瑞金有些担心地看着他。


“没事。”李达康一手捂着鼻子,只硬邦邦扔出两个字,连基本的礼仪也顾不上了。


沙瑞金看他这个样子也没有多说什么,把身上被奶茶泼湿的西装给脱了下来。


因两人离得近,又少了西装的遮掩,那信息素的气息则变浓了一些。李达康的脸色刷白,连连后退几步。


沙瑞金不明就里,想上前看他的情况。


李达康脑子里的弦终于崩断了,气急败坏地骂道:“你们这些Alpha,信息素也不知道收敛一下?!”语毕又讪讪道,“抱歉,沙书记,我……”他心里知道,沙瑞金已经是非常收敛的Alpha了,可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何反应如此之大。难道真的是内分泌的原因?想到这里,他的脸色愈加难看。


“我看你脸色确实不好,我的车就在不远处。要不我就先送你回去吧。”


李达康点头应允。


http://www.jianshu.com/p/1dbee57189fe




“大哥,你睡了吗?王总来了。”杏枝的声音伴着敲门声响起。


李达康猛然惊醒,发现自己还是躺在卧室里。他长吁了一口气。这段经历明明已经过去了那么久,可是一想起来却还是能如此真切地感觉到那种羞耻和难堪。


他坐起身来,拿手捂着自己的脸,做了几次深呼吸,才拿过一旁的家居服,想了想又放下,站起来取衣柜里取了全套衣物换上,然后才打开卧室的门,走进客厅:“大路啊。”


王大路立刻站起来:“我就是过来看看。我都说让杏枝别叫你了。”


李达康说:“你来得正好。我正有事找你。”


王大路这才有点儿惊奇:“是欧阳的事?”


李达康招呼他一起在沙发上坐下,两人间隔着小半个人的距离:“不是。欧阳的情况我了解过,还挺好的,事情也不大,就是会受些苦。”


王大路对这一情况早已心知肚明,却还是配合着说道:“那就好。那你找我是?”


“我……我想求你件事。”李达康思虑了一下才开口道,颇有一些尴尬。


在王大路的印象里,几乎从未见过李达康这幅模样,更没听他说出过“求”这个字眼。立刻答道:“达康啊,我们都是老朋友了,什么求不求的,有什么事情直说就好,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全力以赴。”


“我求你,有时间的话,能不能给佳佳打个电话?”


“怎么,佳佳还是不能谅解你吗?”王大路问。


李达康苦笑着摇头:“她现在根本不接我的电话,也不跟我联系。想想这么多年,我也的确挺亏欠她和欧阳的。”


王大路看他这副落寞的样子,挪了挪自己的位置,坐到他身边,伸出手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也别自责了,这不是你的错。我前几天已经和佳佳通过电话了,希望她不要错怪你。看来这孩子还是钻了牛角尖。我会再给她打电话联系的。实在不行,我就亲自飞美国一趟。”


李达康十分感激:“大路,谢谢你!”


王大路放下自己的手,端起茶杯喝了口茶:“谢什么啊?都是应该的。这么多年来,佳佳就跟我自己的孩子是一样的。”


“这是她的福气啊。想当年,要不是你,她能不能顺利降生到这个世界上都还是问题。”李达康想到当初的种种,感激之情尤甚,“听说,这么多年来,你一直都有在资助她。其实我早该想到的。我真是太对不起你了。”


“都说了,佳佳和我自己的孩子是一样的。她出国求学,我出点钱也是应该的。”王大路理所当然地道。


两人又闲聊了几句,李达康忽然问道:“你说,在你们Alpha的眼里,我是不是挺失败的?”问完又有些后悔,埋头喝起茶来。


“怎么会这么问?你堂堂京州市委书记、汉东省委常委,谁敢说你失败啊?”


“可是我连自己的家庭都照顾不好。别以为我不知道,多的是人在背后议论我,说我半点Omega的样子都没有。”李达康干脆有些自暴自弃地说道。


“Omega什么样子啊?”王大路调笑道。


“还不就是……就是你们Alpha都喜欢的样子。”


王大路笑出了声:“你知道我喜欢什么样子的啊?”


李达康想起从医院出来后看到的和他一起的那个女孩,忍不住一脸嫌弃地吐槽:“还不就是个子小小的,一头长发,穿个超短裙,还一蹦一跳的。”


“哟!”这下倒是让王大路有些惊讶了。他扭头看到李达康竟有几分哀怨的样子,心下称奇,然后就想起白天的事来,当时他似乎看到李达康的专车,只是不能确定,“你不会是看到苏小小了吧?”


“还苏小小呢。”李达康冷哼。


王大路心中升起一种奇妙的感觉,说道:“那就是我新招的秘书。我跟她可什么事都没有。”


“什么事都没有会……会随便乱亲啊?”李达康不忿道。


王大路被噎了一下,尴尬笑道:“这不就逢场作戏嘛。你懂的。”


李达康冷哼一声:“我懂什么?不懂!”


“哎,我说李书记,这……”王大路嘴上叫屈,心中却隐隐感到几分窃喜。


李达康也觉得自己有些无理取闹了,就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又聊了一会儿,王大路起身告辞:李达康“行了,我看你脸色不太好,还是早点休息吧。我先走了。”


李达康也不挽留,把他送到门口,回来的时候看到杏枝正好出来收拾:“我先去睡了。”


杏枝点点头,却忽然看到一个精致的盒子,于是立刻叫住他:“哎,大哥,你看这有个盒子,好像是王总拿来的。”说着她拿起盒子,还打开看了一眼,却惊叫一声,立刻把盒子又给盖上了。


李达康走过来:“大惊小怪的。装的什么呀?要是什么贵重物品,可得给他退回去。他小子还想行贿,哼!”说着接过盒子,坦荡荡地打开一看,瞬间老脸通红,“这个混蛋!流氓!”然后跟丢烫手山芋似的把盒子给扔到了一边地上。


盖子飞到了一旁,盒子里形状逼真、尺寸不小、还绑着个粉红色蝴蝶结的人造YJ就这么暴露在了两人的眼前。


杏枝侧目看着,想笑又不敢笑,到底没咋见过,也有几分害臊。


李达康站在那里,走也不是,动也不是,挣扎良久,终于挥手对杏枝说:“行了行了,你也早点休息。”然后装作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走过去蹲下身,把那盖子盖上,把盒子捡起来,捧着回房间了。


杏枝抿着嘴目送他回房间,末了还是忍不住多嘴问了一句:“大哥,你会用吗?”


回答他的是惊天动地“砰”的一声,门被关上了。


TBC

萝卜鸭:

某家粉,你们真的可以再恶心一点

大家进去以后帮忙点一下举报,谢谢。

停一下踩人物/cp/整个圈子的行为,要针对麻烦针对这位高仿号,感谢大家!!举报理由选择“侵权盗用”。

为了保护我们的太太!!!

 @如听仙乐 

江澄应援主页:

占tag抱歉。

我终究还是低估了您们没脸没皮的程度。改动他人文章,给人泼脏水就是您们维护自家cp的方式。

如图,ssssssuck为“如听仙乐”太太的高仿号,在刚刚po出了“眠蛊与情丝绕”的所谓大结局。然而实际上太太并没有发过这样一章。文章内容极其微妙,全程内涵部分澄粉。(同时我们不提倡踩怼其他cp的行为)此事严重影响了太太的声誉与创作权。希望大家能够帮忙举报 @如听仙乐 。理由写侵权盗用。谢谢大家的支持。